在大多数情况下,4号楼里几乎没人的,根据每个人的具体项目,他们都有要去的现场,或者就在厂区内,或者在外地。而且一去就很久不会回这里。宁小凡还是新人,没有什么具体的项目在做,所以就待在这里研究那些旧资料。每天在考勤板上写下每个人的去向。

于是,猫群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进出在4号楼的走廊里。静悄悄地,一个挨着一个,从一楼爬上楼梯,然后钻进二楼的水房里。那里,究竟有什么?从一楼到三楼,水房的构造都是一致的,位置在楼梯口左手第一个门进去。其实,里面是个套间,外面的大房间,一边沿墙是长长的水泥台,墙上一排出水开关,感觉应该是很多人用来洗漱或者洗衣服的地方。水泥台对面墙安装了热水炉,可以取饮用开水的地方。热水炉边有个门,进去里面,是多人用的老式厕所,不过还算干净。自从项目组进住,就有雇工人隔三岔五地来打扫,一楼,三楼,但二楼除外。

从食堂吃过午饭回来,宁小凡就发现了猫群的行踪。那些皮毛色彩奇特的大大小小的野猫们,慢慢地从草丛里钻出,向4号楼的门口聚拢。在门口时,大猫们都暂时停住脚步,相互打着招呼,严肃且认真的,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似的。对于宁小凡在一旁的出现,它们很是不以为然,抬头看了看就很快忽略了过去。“小凡,你果然是个‘小猫同类’的存在啊!”

小凡几乎没上过二楼,因为二楼是没人的。即使是登记事务,也只是跑遍一楼所有有人的房间,然后从楼梯直接去了三楼。在楼梯口张望一下二楼的走廊,即使在人多的日子里,听得到一楼,三楼的人说话的时候,黑洞洞的二楼的走廊里还是流窜着阵阵寒意,而走廊两边关着的一排排房门里面似乎会有些小声音,让人汗毛琳琳。和三楼的结构不同的是,二楼楼梯口的右手边有一扇铁栅栏门,里面看去是被封的走廊尽头的两个对门的房间。

一只领头的大黑猫就这样带着猫群依次进入了4号楼里,然而却是每行几步就留下一只猫蹲在原地,很安静,没有猫叫。宁小凡跟着猫的踪迹,爬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。二楼的楼梯口,一只黄猫蹲在对门的门边,瞪大了圆圆的眼睛看着小凡脸,使得小凡也不由得一惊,那猫眼的眼神似乎要告诉小凡什么样的事情。“会是什么呢?”小凡探头去看时,看到昏暗光线下,另一只大花猫蹲在了水房的门口。不由自主地,小凡向水房走去,房门正对的水房的大窗的玻璃上糊满了陈年的灰土、各种小昆虫的尸体以及破碎的枯叶,加上窗外那棵大树的浓密的树荫,这里的光线即使在大白天也是黯然的。几只大猫正蹲在房间的中央的水泥地上,围成了一个圈,空气凝结着的安静气氛显得诡异非常。“那里究竟有什么呢?”那个猫围的圈的里面,空气里被窗外送入的光线照着漂浮的灰尘,闪闪烁烁,似乎有个人的形态隐约浮现。

一阵细弱隐约的音乐声,悄悄从水房外传来,那个灰尘光影里的人形消失不见了,一切看着似乎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。大猫们如梦初醒般,瞪着它们的大眼睛望着宁小凡的脸。其实,此时的小凡内心是有些恐慌的,大猫们不会突然采取什么“行动”吧?不过,还好,大猫们开始散开,三三两两地向楼下走去,依旧是无声无息。

路过楼梯口,宁小凡意识到,那细小的音乐声似乎来自那道铁栅栏门的里面,那两扇紧闭房门的后面。恍惚之间,音乐声戛然而止。。。
Wednesday, July 10, 2019 20:22:43 PM Story PERMALINK COM(0)

COMMENT FORM

Please post a comment from the form below